深夜

21/01/2010

已经两天这样了,到很深的夜都睡不着。喉咙干的要死,告诫自己少抽烟,多喝水。

但喉咙还是很痛,突然想起两天前自己发烧,吃了药,裹着被子的时候。

墨尔本的天气突然变了,很冷,然后自己在被子里,全身发烫。就这样蜷缩着,想回家,想回家吃顿饭。

我在外面太久了,自己觉得。我都快忘了自己的家,而且以后我也不可能住到我的家。因为我们家搬新家了,如果我回国的话,也是住新家。我最喜欢的,还是带有我儿童记忆的楼房公寓。虽然小,但很温馨。

但我喜欢这样安静的感觉,能让我自己胡思乱想一下。也不知道自己的思绪会飞到哪?就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法。

Advertisements

深夜的巷子

29/11/2009

下班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条小巷。巷子不长,却能让我走格外长的时间。抚摸着斑驳,粗糙的墙壁,原来世界如此真实,冰冷,坚硬。随着不断的触碰,手上的热血像被吸干一样,最后只剩撕心裂肺的疼痛。常常在想,这墙的里面是什么?但它的厚度又让我无法侵入,有的也只是无聊,幼稚,单方面的猜测。已经那么多年了,奇怪这墙,这巷子为什么我依然在走。是自己的无能,让自己困在一个职位上那么多年,还是害怕了转变。我以为我会…….用足够的勇气走完这条巷子,迎接未来的朝阳。而我却深陷这(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