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遇到美国派

08/04/2012

Jim的美国派, 那在厨房的一幕, 始终记忆犹新.

谁没有在高中的时候, 疯狂过那么几年. 那几个陪你一起疯, 一起做傻事的好朋友.

Missing the time all the friends back in the town !

– Reunion

– CrazyShit

– SchoolTime

每一次同学聚会, 都会谈论之前学校的日子. 当时是那么希望能成长, 早日脱离书海, 哪不知, 现在回来一看.  那时代才是最宝贵的. 现在的我们, 总是努力追回那份感觉, 那份久违的, 纯真快乐的时代.

其实很痛恨回忆. 在记忆里,  一些人, 一些事, 就那么容易的给一段过往的时间贴上了标签, 而其余琐碎的东西, 早已经被时间冲刷的干干净净.

其实因该用一本笔记本, 记录下那些日子, 可惜我们谁也没有这样做, 而手机及电脑里仅存的那几张照片, 却变的弥足珍贵.

我们怀恋那个时代, 我们怀恋那个时代里无知的少年们, 我们怀恋的是那份只能怀恋的记忆的时代.

Advertisements

Part 1

花了两个小时, 上网搜索了许多生日祝词. 3月31日, 是父亲的生日. 虽然庸俗了点, 不过总比自己表达出来的意思要强很多. 很多年没有给父亲过过一次生日了, 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给父亲过一个生日. 唯一肯定的是, 有这样的父亲, 没有后悔, 也不会想更换.

Part 2

很小的时候, 就有一个愿望, 希望自己和家人都能活得长寿. 也其他的愿望, 但每一年都会改变. 唯独长寿这个愿望, 随着长大, 越发觉得它的重要.

Part 3

朋友跟我说, 他的初恋女友年底要结婚了. 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伤感, 感同身受. 不是对初恋女友的伤感, 而是对自己的那份伤感. 人家已经有了好的归属, 而我们这一群人还在漂泊, 还未有一个自己清晰的未来.

Part 4

关于朋友, 真是越老了, 越难交到好朋友. 朋友是不可缺的, 什么时候你总需要那么一个人, 听你牢骚, 听你抱怨, 听你诉苦, 帮你分析, 帮你解决问题, 帮你出主意. 对于发财, 3年同窗苦读, 不会忘记, 对于DENNY, 一起同住的日子, 不会忘记, 对于TH, 有你的墨尔本, 不会忘记.

Part 5

母亲叫我生日的时候, 自己给自己煮一碗长寿面吃, 记得要加鸡蛋. 母亲对我说了 “生日的时候总是不能陪在你身边.”  那一丝丝的伤感, 还是在话语停顿的时候, 流露了出来.

Part 6

去年的生日, 唯一记得的, 是女友的那一次. 虽然没有蛋糕, 没有很多人在一起, 不过那对我来说, 是最甜美的生日记忆. 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 天天都是情人节.”

Part 7

几年前的我, 对于人生的幸福有着不一样的定义. 而几年后的我, 对于幸福的定义. 已经没有那么复杂, 它已经是金钱所不能左右的, 它也不是你的人际关系所能左右的. 真正的幸福源于自己, 自己对自己的认可, 自己所追求的, 是实际的, 切实可行的, 而不是盲目的追崇. 简简单单的开心和活着, 对我来说, 是最大的幸福.

Part 8

长寿面与Happiness的关系.

因为有很多爱着我们的人. 在一起很快乐. 想让这份幸福的感觉, 比其他人维持的更长久. 所以, 要长寿 ~

人活着太累, 只能去钓鱼.

也许是老了, 也许是累了. 人活着, 特别是像我这样的人. 估计也就只能去钓钓鱼了.

你看这钓鱼多好啊. 多美啊. 你只要一心想着鱼上钩, 盯着鱼漂, 什么也不用做. 而我们不管是做事情, 还是相处朋友, 都没有这钓鱼容易啊. 你说要适应这个社会, 适应你所在的群里, 可是往往这样一来. 你累的都不成人样了.

这还算活着吗 ? 不如去吹吹海风, 晒晒太阳, 甩甩鱼竿. 做一下有氧运动. 这日子才叫舒服. 不舒坦的心情, 也舒坦了, 劳累的身心, 也轻松了.

要不你也别累了, 改天抽个时间和我一起去钓鱼吧?

来, 給你看看肥肥的小河豚照.

 

空城

23/11/2010

去年的这个时候朋友们都住city.

今年的这个时候, 还是这个city, 朋友们都离开了.

没有朋友的地方, 再繁华也不过就是一个空城罢了.

人生啊…….

23/06/2010

还有6天也就要返回墨尔本.

回看在墨尔本走过的这一年, 不好形容, 真不好形容.

更看重父亲, 母亲, 也有了一群在墨尔本的挚友.

少年轻狂, 这是唯一能形容自己去年的唯一词汇. 也就一个闯劲, 提着旅行箱就走出了国门.

当登上飞机那一刻, 人生…….也就改变了.

面临的挑战, 心酸的回忆, 过于简单化的思想, 总是在吃亏受苦.

幸好挺了过来, 现在又想回到过去, 回到放学后做完作业, 就跑去院子里面和小伙伴们玩耍.

能回到, 一起放烟火, 期盼农历新年的新衣服, 想吃冰棍, 那个有无所顾虑的年代.

想念人生, 已经不是期望人生.

一切都很好, 只是那些美好的记忆我没有抓牢.

未完的结局.

21/06/2010

跑去武汉看朋友,难得的相聚更体现了友谊的珍贵。

往往去的地方很多,越是能感觉到地域之间的不同。武汉,南昌给我留下了许多深刻的印象。这次的相见已经是一年以后的聚会,感觉出了我们的苍老,和世俗的印象。

随着回国时间的增长,日益明显的文化差异在身边发生着碰撞。太久没有回国了,只能以一句类似调慨的语气来解闷。

总会想起‘朋友’那一首歌,久久在脑子里面回荡。

出国一年,对朋友价值性的定会,和真正什么是朋友,有了一点明确的方向。在武汉和南昌我很开心,感谢发财来陪我的这几天。感谢飞机的晚餐和武当临走时的追车送别。

也许太久之后我都会一直记忆起这些细节,也许这些太小的细节会伴随在我身边,随我走过人生的漫漫长路。

之前已经想好题目,但到家却没有记起来。

- 当我满心怀有你的时候,你却漠然的看着我,然后转身走开。

最新写的小说“小盒子”,快要写完了。很多灵感,但很难控制,让我把它们放在一起。这是个繁琐的过程,haix。

不能确定,对你一直很新鲜,那些持之以恒的东西,自己的都不确定,但作为个人来说,很羡慕那些长久的东西,虽然不能确定能做到,但会尽力。

周六的下午,和朋友们的足球,是很美妙。只进了两个球,本来说帽子戏法后,要脱球衣挥舞,结果还是没能如愿。右大腿,还是保持肌肉拉伤状态。看来下星期的学校,要一拐一瘸的去了。

最近在阅读’Homage to Catalonia’

星期一,二的Essay,周中的Gym,周末的班。日子总是那么忙碌。

来澳洲都已经快10个月,但碰到足球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上周6,和朋友Neil, Neo, Allen, Nathan, Frank, Jeff去了Monash University的Caufield校区,畅快的踢了一个下午的足球。

事后得出个结论,韩国棒子的体力就是比我们好。两个韩国朋友,Nathan, Frank都是很壮的年轻人。结束的时候,与他们合了影。看的出来,我们都玩的很开心。

感觉是又小了,是回到了高中时代,专心的去踢球,不用为生活的事情操心。大口的吸着氧气,证明自己还活着。流汗,大叫,跑到精疲力尽,最后倒在草地上,望着天空,触摸着草皮。就这样看着夕阳落下。

Nathan这个韩国小伙很好。之后我们一起去吃了我的家乡饭,Nathan也去了。很好,他有了一张单车,每周去棒球俱乐部,真是个为自己在奋斗的小伙。能从他身上学习到或多或少的一点精神。

足球,就像一个人,他总在等你,虽然你会忽略他,但当你去找他的时候,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你对他的感觉,或许更深厚了,或许又是另一番感触了。

就这样吧,美妙的生活,请你继续下去。

PS:最后一张图片是墨尔本某处晚上的街景。

都20岁了……

07/04/2010

就这样恍恍惚惚的混到了20岁。

时间总是这样让人们抓不住它的步伐,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恐惧长大。些许年前,都有着“我们还年轻…..”这样的想法,现在看看小一辈,却有一种已经被推上社会的舞台,没有人再去保护你,做错事没有人能真心谅解你的境地。

在痛苦的分裂中,学会成长,学会慢慢去忍受孤单,学会向一些低俗的事情低头,学会忘记童贞的梦想,学会人性中的种种劣点。

20岁的男人一无所有。又让我想起这句话。

生日是愉快的,在国外的第一个生日,谢谢homestay,谢谢朋友们,谢谢AH晚到的祝福。

I’m leaving out of the group ‘Teen’

生日的当晚,我从homestay回来,不到一会儿,Hweeps说YiSheng昏倒了,可能是学习太用功的原因。当时,我正和妈妈在Skype,就跑上去4楼,那时已经过了31号的晚上12点,准确的说是4月1日。结果上去就被他们耍了,但迎来的却是一个大蛋糕,和生日快乐歌。

没有父母在国外的陪伴,也只能靠我的这些朋友。

蛋糕给我的是一种感动。homestay的,friends的,both.

也要谢谢出国给我的各种磨砺,我也是第一次在,4月1日,我生日的当天,还在上班。下午6点上到了2号凌晨1点15分。就这样,生日当天是晚睡,加晚起,再加上晚上上班读过的。

当我在工作休息当中,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的工作餐,看着澳洲不熟悉的星空,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来澳洲后我没有哭过,生日当天我也不能哭。20岁,意味着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20岁,意味着要开始为人生奋斗,20岁,意味着想法的巨大转变,20岁,意味着父母陪伴的时间巨减,20岁,我更珍惜我拥有的一切,会更努力去争取我没有的一切。

我卑微

02/02/2010

最近3天时间,我已经缺席了4堂课。分别都是早上起不来,像假期一样。生物钟还是12点以后才是起床时间。

哎,学习的时间,现在又开始怀念放假的时候。人就是这么的麻烦,不好调试自己到最佳状态。

小白也回北京了,现在的Sikii很无聊,每天就像前一久的我一样。吃完了睡,睡完了吃。等待时间慢慢流逝。

当分手后,想恨他,但时间长了,对我来说,怀恨,埋怨,嫉妒,都会渐渐淡去,留下的还是心中对他的眷恋。

讨厌,那一套又一套的爱情模式,现在不管是在Twitter,Facebook,还是人人网,看到关于爱什么爱什么的状态就会超级厌恶。

中午时候,要了一个女生的电话。发现自己来墨尔本后都是一直帮朋友要电话,现在终于轮到自己给自己要电话了。

听说那女生拒绝了很多跟他要电话号码的男生,今天中午自己一试居然成功了。Alright,that’s all。

也许是自己厌烦了一种类型的女生,我想我该试试其他种类的女生。他的名字叫Yumi,中文翻译过来很搞笑。长相嘛,还行,过的去,会打扮。

发现现在自己对女生,更注重看个性了,其实每个女生都很漂亮。最关键还是彼此的性格适合,那样在一起的机会才大。

后面3节,简单的和他发了几条短信,看的出来,她英文还不够熟练,不过比一般的女生好多了。

中国人,黄头发,小卷,白,腿挺好看的。跟她要电话的时候,她比我还紧张,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会紧张,结果一跟她说话就不紧张了。反倒她在输号码的时候,手颤抖的厉害。=..=

很少见他在学校说话,认识的朋友都没有看过他说话。kind of wired,也没看到他朋友。

吃了两顿Hweeps做的饭,这两天。喜欢他做的Pasta,很爽,不放他喜欢的蘑菇就更好了。

Denny签到一部iPhone,昨天晚上折腾手机,搞的Perry哥哥一整晚没有睡好。

发现Fred住我们家楼上,8楼。感觉这里的公寓都快成我们Taylors的了。另外Denny和Jeff也打算住8楼。哎…….

无聊的我在学习,无聊的我在写文章,无聊的我在发呆。

我就这样喜欢一个人怎么着了,对我就是只喜欢一个人,白羊座吧(最近钻研星座)。

PS: 哥我明天发工资了!!!=..=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