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盒子

31/05/2010

– 每一件物品的诞生, 都是被赋予了某种使命.
– 人就是这样反复的利用着我们, 起初是空的, 后来是满满的, 最后却让它碎了.

回顾我的一生,经历过三个主人. 在短暂的12年间, 我默默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起初我是一个空空的盒子, 第一次从木匠屋被买走, 也是12年前的一个年中冬至过后的日子.

前方出现一个姿态贵腐, 30出头的年轻女性. 她把我随意放在一个纸袋, 然后忽忽提走. 我不知道, 我会去干什么. 在汽车的后箱过了几天燥冷的日子, 春天终于来了. 在今后几年我认识到春天的标准, 便是女主人倾盒倒出装饰品,珍珠宝石, 精美挂件的时候, 我也被连同一起倒在软软的床上.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 等她挑好心仪的饰品, 再一股脑的把所有饰品放进我这个盒子里. 漫长的春天, 每天如此. 因为饰品的坚硬与珍贵, 往往在每次倒出, 倒进的时候, 我的表面都会增加新的疤痕. 女主人看不出这些划痕, 因为我的里面装满了珍贵的装饰品. 那些划痕太细微, 细微到不值得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这我知道, 而且新的伤痕, 增加在老的疤痕上, 虽然疼痛, 可我不会叫, 也不能叫, 只是默默的忍受着, 希望女主人快乐就好.

对于一个处于新环境的我来说, 虽然要忍受这样, 那样的痛楚, 但事情也总有好的一方面. 在这里我见到了装饰更为华美的大木床, 那是木匠店的床所无法比及的. 我看到木匠所没有, 所被称之为晚会的东西. 当我盒中的饰品被女主人展示给其他一些衣着华丽的女性看时, 我看到了人们的举止, 谈吐, 大不如女主人和丈夫单独在家时候的模样. 他们似乎都在隐藏着什么, 企图在别人心中营建一个美好的形象. 新奇的东西, 我很乐意去接受. 一周中的几个晚上, 能在床边听到女主人与丈夫的谈话. 无所顾忌的嘲讽别人, 却也不愿去坦诚的改正自己一丁点的错误. 每一个微小的过错, 通过人类的诉说, 都能找到一个圆滑的解释, 一个无辜的替罪羊. 他们这样每周几次的议论, 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并且持续了几年, 直到另一个女人进入了我们的小小世界.

新的女主人刚过20, 年轻貌美, 除了家务, 样样都行, 但也比第一位女主人花钱厉害. 这一点可以从她购买的饰品数量明显超过第一位女主人两倍之上看出. 饰品别第一位女主人更珍贵, 更值钱, 更坚硬.

在我的岁月里, 对于第二位女主人印象最深的便是, 在一次去昆士兰的旅行之前, 女主人很匆忙的在收拾行李, 结果在找饰品时, 一位某物品的损坏, 把气发在我身上. 就这样, 我重重的, 急速的与冰冷的地板相撞, 那声音我到现在还记在心里. 世界在前一秒安静, 却在后一秒响彻雷鸣. 我知道出事情了, 关于我自己, 在之后一个月没有人在家的日子里, 我就这样看着自己被撞掉的盒子角看了一个月, 苦恼也越积累越多. 起初由仇恨的去看待, 到10天后想想自己的未来, 残缺的身躯, 最后10天, 试图劝说自己去原谅女主人.

也因为这事情的缘故, 渐渐我已经没有了太多的价值, 饰品也不太多的放进我这盒子里面. 女主人与丈夫的真朝次数也多乐起来. 起初的相互大骂, 到最后的摔物品, 似乎这家里面的战争已经没有停止过一段时间.

我就这样静静的呆在一个角落, 看着这场闹剧. 家里安静的也只剩我与一个女孩, 没有哭闹, 没有大叫的女主人的女儿. 我想我是在一个安全的角落, 等待着被遗弃, 而只有这个女孩, 今后我人生中的第三个女主人, 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我也不再是那个当年做工精美的小木盒子, 现在是满身遍布着伤痕, 颜色已经退却的盒子. 我也会常常去尝试记忆起自己之前的样子, 但每次得到的也只是那模糊不堪, 略带一点幻想的回忆. 女孩对我很好, 我也很喜欢让她把一些小玩意儿放进盒子里面. 常常陪伴她去一些玩耍的地方, 看着她把玩具从盒子里取出来, 那满脸幸福的表情, 虽然玩具已经被她取出放回了不知多少回, 但每次的取放都像是第一次拆开礼物是一样, 简单快来.

她让我换了一种心情去看人类的世界.

Advertisements

看完电影回来路上,乘了满是酒味的Tram。

累了,需要休息,需要发泄。

这就是墨尔本的周五吧…….太久没有属于自己的周五,都是工作。只有最近几个星期,周五得闲。

但却早已不知道自己的周五要如何渡过。打开书签,又继续读起《向加泰罗尼亚致敬》这本书。

给人洗礼,给人历史。

晃悟到,在时间当中,没有你的地区,发生着许多不是我们知道的事情。世界的大,让我们只有在一个狭小的地区去获取信息量。

想获取更多,想了解更多,想弄明白更多。

Yisheng说很喜欢中文的 ‘求学’ 两字,准备回中国,为他弄这两个字的书法给他。

不想让本来就枯燥的生活被酒精麻醉,想多疼出一点时间来思考,哪怕一定点也好。

PS:决定了《小盒子》的发表日期,将会是离开墨尔本的那一天,在文章里要总结一下墨尔本的这一年。 恩,是这样的,虽然讲的很多是丑陋的地方。发现手写文章出来的速度,没有每天在blog上更新Day by Day的速度快,而且慢很多ToT……

之前已经想好题目,但到家却没有记起来。

- 当我满心怀有你的时候,你却漠然的看着我,然后转身走开。

最新写的小说“小盒子”,快要写完了。很多灵感,但很难控制,让我把它们放在一起。这是个繁琐的过程,haix。

不能确定,对你一直很新鲜,那些持之以恒的东西,自己的都不确定,但作为个人来说,很羡慕那些长久的东西,虽然不能确定能做到,但会尽力。

周六的下午,和朋友们的足球,是很美妙。只进了两个球,本来说帽子戏法后,要脱球衣挥舞,结果还是没能如愿。右大腿,还是保持肌肉拉伤状态。看来下星期的学校,要一拐一瘸的去了。

最近在阅读’Homage to Catalonia’

星期一,二的Essay,周中的Gym,周末的班。日子总是那么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