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有过对一个城市如此的留恋, 留恋到已经产生出一份感情.

“喜欢上一个城市, 不是因为它的历史, 也不是因为它的建筑, 而是因为它的人.”  某个人曾经在一本书里写过这样的一句话, 一直记着, 可是说这句话的人的名字早已经忘记.

不管一个城市有多么耀眼的建筑群, 多么美丽的夜景, 你也会因为时间的流逝, 而感到厌倦. 留在脑海里的还是那些欢笑声, 那些和朋友们一起享受过的快乐时光.

Yisheng, 在3年前曾经这样跟我说过, 这在Melbourne的时光, 他觉得将来会成为他所谓的The Old Good Time. 现在经常想起这个句话, 想起Yisheng. 想起和大家住在一起的时光. 恍然间, 这Melbourne的时光, 也成为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The Old Good Time.

然而时间的流逝, 也悄然的夺走了脑子里记忆的碎片, 不知从何时起, 那The Old Good Time感觉开始遥远了? 遥远到, 你开始质疑它的真实性……

Advertisements

Part 1

花了两个小时, 上网搜索了许多生日祝词. 3月31日, 是父亲的生日. 虽然庸俗了点, 不过总比自己表达出来的意思要强很多. 很多年没有给父亲过过一次生日了, 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给父亲过一个生日. 唯一肯定的是, 有这样的父亲, 没有后悔, 也不会想更换.

Part 2

很小的时候, 就有一个愿望, 希望自己和家人都能活得长寿. 也其他的愿望, 但每一年都会改变. 唯独长寿这个愿望, 随着长大, 越发觉得它的重要.

Part 3

朋友跟我说, 他的初恋女友年底要结婚了. 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伤感, 感同身受. 不是对初恋女友的伤感, 而是对自己的那份伤感. 人家已经有了好的归属, 而我们这一群人还在漂泊, 还未有一个自己清晰的未来.

Part 4

关于朋友, 真是越老了, 越难交到好朋友. 朋友是不可缺的, 什么时候你总需要那么一个人, 听你牢骚, 听你抱怨, 听你诉苦, 帮你分析, 帮你解决问题, 帮你出主意. 对于发财, 3年同窗苦读, 不会忘记, 对于DENNY, 一起同住的日子, 不会忘记, 对于TH, 有你的墨尔本, 不会忘记.

Part 5

母亲叫我生日的时候, 自己给自己煮一碗长寿面吃, 记得要加鸡蛋. 母亲对我说了 “生日的时候总是不能陪在你身边.”  那一丝丝的伤感, 还是在话语停顿的时候, 流露了出来.

Part 6

去年的生日, 唯一记得的, 是女友的那一次. 虽然没有蛋糕, 没有很多人在一起, 不过那对我来说, 是最甜美的生日记忆. 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 天天都是情人节.”

Part 7

几年前的我, 对于人生的幸福有着不一样的定义. 而几年后的我, 对于幸福的定义. 已经没有那么复杂, 它已经是金钱所不能左右的, 它也不是你的人际关系所能左右的. 真正的幸福源于自己, 自己对自己的认可, 自己所追求的, 是实际的, 切实可行的, 而不是盲目的追崇. 简简单单的开心和活着, 对我来说, 是最大的幸福.

Part 8

长寿面与Happiness的关系.

因为有很多爱着我们的人. 在一起很快乐. 想让这份幸福的感觉, 比其他人维持的更长久. 所以, 要长寿 ~

My name is H.Reece.

我放下手里的书籍, 一本”the sea, the sea”, 转向看着机舱外的墨尔本夜景. 依旧是那么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飞机缓慢的滑行着靠近墨尔本Tullamarine Airport.

像被使命召唤一样, 这身躯又回到了这熟悉的城市. 1o年前的某一个夜晚, 20岁的我, 提着行李箱来到这个城市, 也让这个城市占据了我大学的记忆. 没有这段记忆, 我也不会碰到墨尔本的两个女人, 两个至今也无法忘记的女人.

Dabria和我同岁, 她是我好友Ziv青梅竹马的玩伴. Ziv两年前, 在暑假时候自杀在自己家的车库里. 自从Ziv死后, Diane和我谈了很多, long, long conversation. 之后每个周末, 我们一起外出, 一起打发时间, 没有她的周末, 我不敢想像是多么的无聊. 在Carlton的晚餐是最有趣的时间, 我们会扮演旁桌的人们, 假设各种对话, 然后哈哈大笑, 引来阵阵异样的目光. 之后的某个周末, 晚餐后我送Dabria回家, 她家就在Lygon St, 一栋很别致的小洋房. 当我抚摸着赞美她的耳垂的时候, 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变的很硬, 一股想占有她的欲望冲进脑子里, 我也能感觉得到, 她也有着某种欲望, 想和我分享这个晚上余下的时光. Dabria的皮肤玉白, 似没有半点杂质, 月光透进来的房间, 她就是一个美丽的女神. 我抱着她的身躯, 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她的声音, 她的姿势, 她的眼神, 她亲吻我的动作. 在她之前, 我也和几个不同的女人做过爱, 却没有那种, 两颗心灵在交合时剧烈碰撞的感觉, 唯有她, 能让我感觉如此强烈,如此真实.

接下来的周末, 按照往常的时间, 我依旧等候着她的出现, 可无论我等多长时间, 她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哪怕一次. 回到学校, 探听到她已经主动申请休学, 时间不定. 接下来的几个周末, 我都是在酒精中度过, 我尝试着去联系她, 去尝试着找份兼职, 却都不能停止想她, 想那个晚上. 反而却是想她更多, 想她更长时间.

3个月后, 我收到她的来信, 信里说不需要回复她, 也不要尝试着去找她, 她会尽快再与我联系.  就短短的几行字, 却像刀一样再割着我的心. 之后, 我有了个新朋友, Wade, 他是属于长相很帅,background和自己头脑都很好的melbourne law school大一新生.  经常带我去PUB. 他也亲身传教了几招和女生搭讪的技巧给我. 很快, 我又和几个女生发生了关系, 但随着次数的增多, 却越难忘掉那个晚上, 却越难忘记她.

直到另外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午餐桌前, 跟我借history lecture的笔记. 她就是Nash, 一个有着细长的腿, 丰满胸部的女男人. ! 首先她的头发, 就是那种很标准的高中生断头, 不仔细看, 从远处判断, 她就是个男的. Nash向我借笔记, 我很乐意就答应了, 同时答应作为报答, 她周六做午饭给我吃. 其次, 她可以说是一个性格开朗过头的女生, 就在借笔记那个周末, 她来到我宿舍接我去她家. 身材火辣的她, 穿着几乎能看见内裤的热裤, 和白色吊带与黑色bra. 每个宿舍门口经过的男人, 眼睛就如被勾住一样, 即使身体在移动, 脸部, 眼睛, 始终保持Nash的方向15秒以上, 她却对此一点也不以为然.

看见我出现在她面前后, 她很欢快的挥舞着手, 大声的问到: “今天我有什么不同呀?” 等靠近了, 我才告诉她:”我不知道.” 她却说:”我穿成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不等我之声, 她接着说道:” 我听说很多男的都会手淫, 特别是住在学生公寓里的男人,” 我心想,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 那, …….我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只是很好奇, 如果你的手淫对象是我会怎么样? 我之前也问过我男友同样的问题, 他却是很生气, 但从我认识你第一眼, 我就知道你不同, 你会为了我, 至少一次, 会把我当作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听完她的话, 顿时没有思绪, 只能勉强答应, 会为了她试一下. 之后, 她就像我女友一样, 举止很亲密的挽着我这样一直到她家. 午餐并没有太丰盛, 却很别致. 在于特殊的地方, 与特殊的人, 特别Nash家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老房子, 2楼是阁楼的地方. 一楼是一家很少人光顾的古董书店. 我带去了红酒, 她为我弹奏了跟随一位名叫Daena的老师学习的钢琴曲, 然后就着样, 我们坐在窗边多出的木沿上, 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喝着红酒, 最后从她那性感的嘴唇里飞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吻.

当我再次出现在墨尔本的天空下, 这些记忆就如海水潮汐一样, 刷新, 唤醒着深心的痛.

Dabria在我大学毕业之前结束了自己, 她终生只爱着Ziv, 即使她第一是和我发生的, 但每次想到这个, 她却难受万分, 我在最后一封她给我的信里知道了这一切. 同时她也说道她要去找她姐姐, Daena, 一个正值黄金时期却自杀的钢琴家. 她想她姐姐了.

Nash, 在大学期间, 始终伴随在我的身边, 可以说我除了像其他男人一样, 对她有性欲, 却没有正真的爱. 我一直在等Dabria,一直在等她的信. Nash的离去, 同样也让我很难过, 很难想像早晨还在厨房忙碌的女人, 当晚上回家时, 去再也不在了踪影, 也没有任何遗留下的字条.

10年后的今天, 再次回到melbourne, 再次回到Lygon. St, Carlton, Swanston St, 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等待一个女人用了10年, 一个女人的等待也持续了10年.

H.Reece. 2020年记.

病了

21/06/2010

一天已经24小时没有离开过床了.

头痛的厉害, 上半身酸痛, 没有食欲. 就这样让自己在床上与病魔对抗. 吃了些母亲递过来的药, 那一刻的滋味. 是酸是甜, 都无法描述的出来.

这让自己想起了在墨尔本的两场大病, 没有人的照料, 自己一人躺在床上, 疼痛的呻吟着. 这也就是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唯独睡觉, 躺倒之后什么都不想, 才能减轻自己身上的病痛. 那种没有东西吃, 也没有力气去做饭的时刻, 刻骨铭心.

想想还有9天就要回墨尔本了. 心里不是滋味, 想回去, 也想多陪一陪父母. 也许只有当在中国已经没有丝毫牵挂了, 才会不留念这个生活过18年的地方.

生病继续, 希望明天的太阳能带给我一份健康.

晚安, 我们的世界.

看完电影回来路上,乘了满是酒味的Tram。

累了,需要休息,需要发泄。

这就是墨尔本的周五吧…….太久没有属于自己的周五,都是工作。只有最近几个星期,周五得闲。

但却早已不知道自己的周五要如何渡过。打开书签,又继续读起《向加泰罗尼亚致敬》这本书。

给人洗礼,给人历史。

晃悟到,在时间当中,没有你的地区,发生着许多不是我们知道的事情。世界的大,让我们只有在一个狭小的地区去获取信息量。

想获取更多,想了解更多,想弄明白更多。

Yisheng说很喜欢中文的 ‘求学’ 两字,准备回中国,为他弄这两个字的书法给他。

不想让本来就枯燥的生活被酒精麻醉,想多疼出一点时间来思考,哪怕一定点也好。

PS:决定了《小盒子》的发表日期,将会是离开墨尔本的那一天,在文章里要总结一下墨尔本的这一年。 恩,是这样的,虽然讲的很多是丑陋的地方。发现手写文章出来的速度,没有每天在blog上更新Day by Day的速度快,而且慢很多ToT……

时间的流逝

07/05/2010

感觉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快,以至于我要加快步伐,去追赶我的时间。

忙碌的学习生活,暗淡了墨尔本天空的色彩。

清晨的赖床,与晚上的熬夜,形成了一道鲜明的对比。

好想让时间慢一点,但思考却停留在回首这一年上。

因为快回家了,思考过墨尔本这一年生活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觉得改变了很多,却不得不去承受着这些改变的痛苦。

时过人迁,像抓住空气一样,去抓住过往。

时间啊,就这样,在抬头凝望,在转身注目,在欢笑嬉闹,在痛楚苦恼中渐渐的……渐渐的……流逝。

这样的生活

05/05/2010

在早晨起来的时候,先去看时间。如果晚了,后悔自己又浪费了那么一两个小时在睡觉上。心里慌了,为未来,为了那些以后能填饱肚子的事情,慌了…….

最近在选大学专业上犹豫不觉,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兴趣,为了那个子虚乌有的好工作。

生活又一次扼杀了,我们这些青年。 把我们彰显个性的发型,都剪变成百千一律的社会发式。

这样的每一天,还为之奋斗着。嘲笑的声音总是在耳边回荡。

不过,还好。在墨尔本奔波了快一年的我,终于要回家了。回到那个熟悉,现在却又陌生的家。早点把机票搞定,早点把考试结束,早点把东西打点好。登上飞回家的班机。

会很开心的笑,因为想家了,会很莫名奇妙的叹气,因为未来的临近。

The Old Good Days

13/03/2010

与Yi Sheng的聊天让我豁然有无穷的动力,是一种来自心灵的震撼。

从咖啡,聊到旅行,女人,中国,音乐,读书,文章,最后再到摄影。太多的共鸣,不是能用短短几个字,几句话能阐明这短短2小时的聊天。

突然厌恶了周5喝的烂醉,周六早晨沉睡的墨尔本City。这也是我去接AH回来的路上,感触到的墨尔本令人厌恶的地方。

我们都用太多的时间去浪费在一些无聊的活动上面。当再回首过往的过去,快乐的记忆,其实根本不会存进我们的脑子里。何必不去研究一下音乐,播放一首缓慢的Jazz,泡上一杯香浓的咖啡,静静的坐在房间,读上一会儿你喜欢的书籍,放松一下已经紧绷了一个星期的神经。享受一下这即将到来的周末的平静。

相比较Yi Sheng,当他跟我诉说他之前的经历,我的见闻就少了许多。那每个所游历过的国家的照片,希腊人的肖像,日本的书局,加拿大的卡片,那是一个人灿烂的经历,是记录了人的点滴生活中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东西,但它们去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灵。

Yi Sheng的房间,虽然有些杂乱,但懂得去欣赏的人,却能发现其中一点一滴的小秘密。喜欢上那用Blue Tap贴满了纸张的墙壁,还有书桌一角,朋友去各个国家所带给你的纪念品。是心灵的享受,更是心灵的洗礼。

为什么人们需要艺术,现在似乎懂了一点。那是人生璀璨的焦点,用相机把它记录在人生的底片上,当我们去回放它的10年后,是无憾的骄傲,莫名感动中的成功。

是需要花时间去学习那些值得我们回味的东西,是要努力去升华那些能提高我们素养的内涵。

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想要去努力的,这样,会一直做下去……

早上是室友Adele叫我起床,10:30am。很早,对于周末的我来说。然后在稍微打弄了一下自己之后,就去Victoria Market买菜。很特别,今天买了鱼,晚上Adele做了鱼,蛮好吃的,虽然只是清淡的加了葱姜,这就是晚餐,外配一个炒鸡蛋。

在VMarket买了盆仙人掌,虽然很丑,但它算得上是那里卖的千奇百种中,独树一支的那一位。室友买了很可爱的两小盆,中间被她放了个兔子,更是可爱。

Victoria Market里面又很好吃的Hot Doughnut,5刀6个。

由于墨尔本的坏天气,今天又没有工可做。

Safeway的可乐,大减架,20刀,拿了两箱回家。又买了很多香香的蜡烛。

遗憾的是原本打算买被套的,但去了才知道,里面都是什么Queen Size或着King Size的被套,唯独没有Single的。人生就这样Totally杯具了一回。

但也小小的幸运了一把,抽到一个有比卡丘,我最喜欢的宠物小精灵,的手机挂件。

晚上弄了Pudding,室友是喜欢上我做的了甜食了,虽然他嘴上是说evil food,但还是主动要求我今天去超市的时候买一些晚上回家弄着吃。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忙碌却充实。明天是Labour Day,澳洲的劳工节,不用去学校,但还是要打起精神来学习。恩恩,明天Library学习~

周六的墨尔本,遭袭到了暴雨的袭击。其实也已经算不上是暴雨了,是冰雹,大粒的冰雹。

去买健身商品的下午,在Melbourne Central碰到了漏水,商店也暂时停止了供电,那时的我正在garment room换要买的衣服。然后听到巨大的水声,出店门一看,商店外面的街道已经积了很深的水。出了Central,就看到暴雨,街道对面的Melbourne State Library,外面的草地上,明显的可以看到冰雹已经铺满在上面。

因为这样的坏天气,周六也忙里偷闲的不用去上班了。

晚上Take Away了Nando’s回家啃鸡,和TH,及室友Adele。很开心的一顿晚餐。

买了一件绿色背心,准备去健身的时候穿,但觉得平常穿也不错,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