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name is H.Reece.

我放下手里的书籍, 一本”the sea, the sea”, 转向看着机舱外的墨尔本夜景. 依旧是那么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飞机缓慢的滑行着靠近墨尔本Tullamarine Airport.

像被使命召唤一样, 这身躯又回到了这熟悉的城市. 1o年前的某一个夜晚, 20岁的我, 提着行李箱来到这个城市, 也让这个城市占据了我大学的记忆. 没有这段记忆, 我也不会碰到墨尔本的两个女人, 两个至今也无法忘记的女人.

Dabria和我同岁, 她是我好友Ziv青梅竹马的玩伴. Ziv两年前, 在暑假时候自杀在自己家的车库里. 自从Ziv死后, Diane和我谈了很多, long, long conversation. 之后每个周末, 我们一起外出, 一起打发时间, 没有她的周末, 我不敢想像是多么的无聊. 在Carlton的晚餐是最有趣的时间, 我们会扮演旁桌的人们, 假设各种对话, 然后哈哈大笑, 引来阵阵异样的目光. 之后的某个周末, 晚餐后我送Dabria回家, 她家就在Lygon St, 一栋很别致的小洋房. 当我抚摸着赞美她的耳垂的时候, 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变的很硬, 一股想占有她的欲望冲进脑子里, 我也能感觉得到, 她也有着某种欲望, 想和我分享这个晚上余下的时光. Dabria的皮肤玉白, 似没有半点杂质, 月光透进来的房间, 她就是一个美丽的女神. 我抱着她的身躯, 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她的声音, 她的姿势, 她的眼神, 她亲吻我的动作. 在她之前, 我也和几个不同的女人做过爱, 却没有那种, 两颗心灵在交合时剧烈碰撞的感觉, 唯有她, 能让我感觉如此强烈,如此真实.

接下来的周末, 按照往常的时间, 我依旧等候着她的出现, 可无论我等多长时间, 她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哪怕一次. 回到学校, 探听到她已经主动申请休学, 时间不定. 接下来的几个周末, 我都是在酒精中度过, 我尝试着去联系她, 去尝试着找份兼职, 却都不能停止想她, 想那个晚上. 反而却是想她更多, 想她更长时间.

3个月后, 我收到她的来信, 信里说不需要回复她, 也不要尝试着去找她, 她会尽快再与我联系.  就短短的几行字, 却像刀一样再割着我的心. 之后, 我有了个新朋友, Wade, 他是属于长相很帅,background和自己头脑都很好的melbourne law school大一新生.  经常带我去PUB. 他也亲身传教了几招和女生搭讪的技巧给我. 很快, 我又和几个女生发生了关系, 但随着次数的增多, 却越难忘掉那个晚上, 却越难忘记她.

直到另外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午餐桌前, 跟我借history lecture的笔记. 她就是Nash, 一个有着细长的腿, 丰满胸部的女男人. ! 首先她的头发, 就是那种很标准的高中生断头, 不仔细看, 从远处判断, 她就是个男的. Nash向我借笔记, 我很乐意就答应了, 同时答应作为报答, 她周六做午饭给我吃. 其次, 她可以说是一个性格开朗过头的女生, 就在借笔记那个周末, 她来到我宿舍接我去她家. 身材火辣的她, 穿着几乎能看见内裤的热裤, 和白色吊带与黑色bra. 每个宿舍门口经过的男人, 眼睛就如被勾住一样, 即使身体在移动, 脸部, 眼睛, 始终保持Nash的方向15秒以上, 她却对此一点也不以为然.

看见我出现在她面前后, 她很欢快的挥舞着手, 大声的问到: “今天我有什么不同呀?” 等靠近了, 我才告诉她:”我不知道.” 她却说:”我穿成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不等我之声, 她接着说道:” 我听说很多男的都会手淫, 特别是住在学生公寓里的男人,” 我心想,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 那, …….我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只是很好奇, 如果你的手淫对象是我会怎么样? 我之前也问过我男友同样的问题, 他却是很生气, 但从我认识你第一眼, 我就知道你不同, 你会为了我, 至少一次, 会把我当作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听完她的话, 顿时没有思绪, 只能勉强答应, 会为了她试一下. 之后, 她就像我女友一样, 举止很亲密的挽着我这样一直到她家. 午餐并没有太丰盛, 却很别致. 在于特殊的地方, 与特殊的人, 特别Nash家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老房子, 2楼是阁楼的地方. 一楼是一家很少人光顾的古董书店. 我带去了红酒, 她为我弹奏了跟随一位名叫Daena的老师学习的钢琴曲, 然后就着样, 我们坐在窗边多出的木沿上, 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喝着红酒, 最后从她那性感的嘴唇里飞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吻.

当我再次出现在墨尔本的天空下, 这些记忆就如海水潮汐一样, 刷新, 唤醒着深心的痛.

Dabria在我大学毕业之前结束了自己, 她终生只爱着Ziv, 即使她第一是和我发生的, 但每次想到这个, 她却难受万分, 我在最后一封她给我的信里知道了这一切. 同时她也说道她要去找她姐姐, Daena, 一个正值黄金时期却自杀的钢琴家. 她想她姐姐了.

Nash, 在大学期间, 始终伴随在我的身边, 可以说我除了像其他男人一样, 对她有性欲, 却没有正真的爱. 我一直在等Dabria,一直在等她的信. Nash的离去, 同样也让我很难过, 很难想像早晨还在厨房忙碌的女人, 当晚上回家时, 去再也不在了踪影, 也没有任何遗留下的字条.

10年后的今天, 再次回到melbourne, 再次回到Lygon. St, Carlton, Swanston St, 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等待一个女人用了10年, 一个女人的等待也持续了10年.

H.Reece. 2020年记.

Advertisements

小盒子

31/05/2010

– 每一件物品的诞生, 都是被赋予了某种使命.
– 人就是这样反复的利用着我们, 起初是空的, 后来是满满的, 最后却让它碎了.

回顾我的一生,经历过三个主人. 在短暂的12年间, 我默默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起初我是一个空空的盒子, 第一次从木匠屋被买走, 也是12年前的一个年中冬至过后的日子.

前方出现一个姿态贵腐, 30出头的年轻女性. 她把我随意放在一个纸袋, 然后忽忽提走. 我不知道, 我会去干什么. 在汽车的后箱过了几天燥冷的日子, 春天终于来了. 在今后几年我认识到春天的标准, 便是女主人倾盒倒出装饰品,珍珠宝石, 精美挂件的时候, 我也被连同一起倒在软软的床上.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 等她挑好心仪的饰品, 再一股脑的把所有饰品放进我这个盒子里. 漫长的春天, 每天如此. 因为饰品的坚硬与珍贵, 往往在每次倒出, 倒进的时候, 我的表面都会增加新的疤痕. 女主人看不出这些划痕, 因为我的里面装满了珍贵的装饰品. 那些划痕太细微, 细微到不值得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这我知道, 而且新的伤痕, 增加在老的疤痕上, 虽然疼痛, 可我不会叫, 也不能叫, 只是默默的忍受着, 希望女主人快乐就好.

对于一个处于新环境的我来说, 虽然要忍受这样, 那样的痛楚, 但事情也总有好的一方面. 在这里我见到了装饰更为华美的大木床, 那是木匠店的床所无法比及的. 我看到木匠所没有, 所被称之为晚会的东西. 当我盒中的饰品被女主人展示给其他一些衣着华丽的女性看时, 我看到了人们的举止, 谈吐, 大不如女主人和丈夫单独在家时候的模样. 他们似乎都在隐藏着什么, 企图在别人心中营建一个美好的形象. 新奇的东西, 我很乐意去接受. 一周中的几个晚上, 能在床边听到女主人与丈夫的谈话. 无所顾忌的嘲讽别人, 却也不愿去坦诚的改正自己一丁点的错误. 每一个微小的过错, 通过人类的诉说, 都能找到一个圆滑的解释, 一个无辜的替罪羊. 他们这样每周几次的议论, 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并且持续了几年, 直到另一个女人进入了我们的小小世界.

新的女主人刚过20, 年轻貌美, 除了家务, 样样都行, 但也比第一位女主人花钱厉害. 这一点可以从她购买的饰品数量明显超过第一位女主人两倍之上看出. 饰品别第一位女主人更珍贵, 更值钱, 更坚硬.

在我的岁月里, 对于第二位女主人印象最深的便是, 在一次去昆士兰的旅行之前, 女主人很匆忙的在收拾行李, 结果在找饰品时, 一位某物品的损坏, 把气发在我身上. 就这样, 我重重的, 急速的与冰冷的地板相撞, 那声音我到现在还记在心里. 世界在前一秒安静, 却在后一秒响彻雷鸣. 我知道出事情了, 关于我自己, 在之后一个月没有人在家的日子里, 我就这样看着自己被撞掉的盒子角看了一个月, 苦恼也越积累越多. 起初由仇恨的去看待, 到10天后想想自己的未来, 残缺的身躯, 最后10天, 试图劝说自己去原谅女主人.

也因为这事情的缘故, 渐渐我已经没有了太多的价值, 饰品也不太多的放进我这盒子里面. 女主人与丈夫的真朝次数也多乐起来. 起初的相互大骂, 到最后的摔物品, 似乎这家里面的战争已经没有停止过一段时间.

我就这样静静的呆在一个角落, 看着这场闹剧. 家里安静的也只剩我与一个女孩, 没有哭闹, 没有大叫的女主人的女儿. 我想我是在一个安全的角落, 等待着被遗弃, 而只有这个女孩, 今后我人生中的第三个女主人, 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我也不再是那个当年做工精美的小木盒子, 现在是满身遍布着伤痕, 颜色已经退却的盒子. 我也会常常去尝试记忆起自己之前的样子, 但每次得到的也只是那模糊不堪, 略带一点幻想的回忆. 女孩对我很好, 我也很喜欢让她把一些小玩意儿放进盒子里面. 常常陪伴她去一些玩耍的地方, 看着她把玩具从盒子里取出来, 那满脸幸福的表情, 虽然玩具已经被她取出放回了不知多少回, 但每次的取放都像是第一次拆开礼物是一样, 简单快来.

她让我换了一种心情去看人类的世界.

有个少年

08/11/2009

少年17岁时,遇到一个女孩。

他们成为了高一同学,后来女孩离开了这学校,转到异国继续她的学业。由于关系很好,少年成了她的哥哥,她也成为了少年的妹妹。然而在9月10日星期天的下午,哥哥收到了妹妹的一条短信。说着甜蜜的话语,他们成为了恋人。转眼12月到了,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每一丝空气都能嗅出幸福的味道。1月,在女孩离别之际,少年决定在她离开之日的每个月为她写一篇文章。于是在每月的25日,他的日志上总会有新文章出现。少年总是这样满怀动力的写着,可是平稳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少年的母亲决定把少年送到大洋彼岸的美国,而妹妹却在地球的南端。少年把母亲的安排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妹妹。妹妹的反应让少年很难过,同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抵制母亲的命令。

少年消极了……而母亲也因为受不了而最终妥协。 当少年把想去澳洲的想法告诉父母时,又是一场家庭的暴风雨!最终少年第一次在家庭对抗中胜出,但代价却是惨痛的。当他决定告诉妹妹一切时,她却离开了,这让少年不知所措。分手的那一天,少年整晚哭躺在厕所里,从没有如此难过的他,爬都爬不起来。

后来,少年来到了一所英语补习学校,那是9月22日,少年18岁。

专心奋斗也许能让少年忘记那道用时区和信念划出的伤痕,这不算什么。少年终于又参加集体活动了,目的地:温泉。班级活动,大家开着车很快就到了。有个女孩,少年被她的一句话所打动。"他很像我前男朋友"16岁的少女说到,很快…..当天晚上他们就互留了电话。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少年的蓝颜知己还曾替少年考察过这女孩,是她的鼓励让少年下定决心。少年知道她的好意,他一直感激她的帮助(纸花)。后来少女与少年一起看电影,吃西餐,喝红酒。少年觉得她就是他要找的人,虽然很怕,可还是向前走了。

11月8日,他们走在了一起。少年的生活平淡,他们的恋情也跟普通男女一样,没什么奇特之处。唯一一点就是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形影不离。很快,他们说好一起出国,一起为未来奋斗。就这样少年把出国的事宜都已经处理妥当,就等着少女。等啊等,等来的却又是一次重大转变。少女暂时不出国了,先读大学再说。

少年气愤,却无力改变。他的19岁就是以这样的事故开头,人生又再一次耍弄了他。而现在,这位少年正刚刚把这篇文章写完。

apara^nta

08/11/2009

2019年10月9日

雅文,男,181公分,60公斤,东京大学二年级学生,重返校园一星期记下此文。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只在此记录我与女友萌的相遇与相恋。

两个月前,父母在一次车祸中死亡,生活的巨变使孤独的世界向我展开了大门,接受不了如此之大打击的我便请假2个月入住了疗养院。

8月9日,我很清楚记得那一天,特别的一天。父母双亡的我在疗养院里过的是恍惚的生活,可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个“疯”女孩。她,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进入了我的生命,从此未曾离开。

那时并不知道她是得了什么病,只是在被她暴打了一顿之后,我们成了室友。有时候的她很活泼,每当我陷入父母双亡的苦沉之中时,她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好奇的瞪大眼睛问我怎么了?我也由起初的厌烦然后到抱以微笑,直至最后轻轻捏她的粉嫩小脸。可她有时也真可怕,变的很暴躁,发疯似的乱扔东西。起初两次惊吓的使我无法动弹,呆呆的看着她。后来渐渐熟了,我会抱着她,以阻止她再那样并轻声安慰她。

不过还好,我们每天在一起,这样以后发现我们彼此的“坏毛病”都好了很多,也许我们有相互治疗的特异功能吧!

分离的时候总会有的,很快两个月过去了,“病”也好的差不多了,该走了……惟独没见到她,走吧!打点行装拿上来时的行李,踏出了这弥漫有消毒水气味的房子,阳光抚摩着我,这感觉真好。

啊!不对?……这怎么会把我抱住呢?呼吸不过来了……什么?这味道……

“你要去哪?”

“我?你在问我吗?”

“恩……”

“萌……我要走了,要回东大了,我还得上学呢!”

“东大……哦~厉害嘛!……那走吧!记得努力读书哦!”

真是个怪女人……

呵呵,大学真好,还是个学生,没有必要操心未来,还可以……因为有父母嘛,而我以后可全要靠自己了,加油!雅文!

“喂!愣那干嘛?快换衣服上场了!”

“哦,好的,风”(风,大学认识的队友,我的死党)

哎……真累!回来就得踢比赛,谁叫自己大一时一个冲动就报名参加了足球队。算了,坚持到底吧!

说实话,这是一场平淡的比赛,广岛鹿角虽说职业队很厉害,可这大学联队嘛……那可就是天上的地下了,连来看球的校队球迷也少的可怜。

“雅文,加油!雅文,加油!东大,加油!东大,加油!”

无法忘记的女声:“雅文君……我们交往吧!”

“恩”比赛后的那一天我们第一次扦手漫步在东大的校园里。

原来萌和我是一个学校的。

关于我的女朋友萌,头发修长披肩,脸白皙粉嫩,眼睛大大的,身材还不赖,胸挺大的。哦~拉~,写不下去了,反正很漂亮的样子,是我心仪的那种。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难忘的事情那才是真正美丽的。

我会常常带她逃课,图书馆是我喜欢的地方。很安静的,静之感正是我所喜欢的。听着时钟的滴答声,在这喧嚣的城市也算得上稀有“物种”了。偶尔我们也会去湖边,看着粘在湖面上的光斑若隐若现,而有萌在身边的陪伴,现在的我很幸福。

我的心早已属于你……爱你萌萌

“不要为我担心,我参军是为了打仗的,我要战斗。如果有必要我将战死在疆场上,不过不要因为此而难过因为没有年轻人的牺牲,就不会有战争的胜利。那些珍贵的东西只有通过牺牲才能保全”

2019年12月23日 日本保卫战争爆发

2020年10月8日 二等兵雅文在一次突击任务中为打破敌方的防守炮台,英勇牺牲,年仅22岁。

如果那一天,我不曾和你相遇。那么我将不会拥有那份痛苦,那份悲伤,而又包含泪水的回忆。

然而,若不是遇到你,我也无法体会到这份愉悦,这份心动,这份珍贵,这份温暖而又充满幸福的感受……

萌,女,173公分,53公斤,东京大学一年级学生,因高中毕业与男朋友分手造成心理扭曲,脾气暴躁。介于对其他学生特别男同学已构成生命安全问题,特由学校批假半年,在疗养院接受心理治疗。

在疗养院里我遇到了一个特别让我生气的人,瘦高个子的沉默男生。男生本应该精力十足的,可他一天就像会呼吸的干尸一样在走廊和病房里来回飘荡。我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好心问他,他却总是一样的回答:“无所谓!”这种人就是欠揍,暴打一顿!

渐渐的相处久了发现这人挺不错。首先很留意身边的细节,老是偷偷看我,观察我的每一个动作,西西~^_^他还挺可爱的。

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喜欢他抱着我的感觉,抚摩着我,让我很安心,很幸福。他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告诉他(你在我身边)什么颜色我都喜欢。

在1月8日我生日那天,雅文送给了我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彩虹”

五彩的颜色,配着人工小雨,淋透了我们却无法冰冷我们的心,那时的我是幸福的。(听说当晚雅文在军营里大唱生日快乐歌,结果被罚区站岗)(谢谢雅文)

那是雅文已经接受新兵训练快半个月了,不过我们经常见面。只要学校的课程不紧,我便会做一盒“爱心”便当,送到新兵训练营,亲手递给雅文。雅文也会给我几片小饼干,那是他用我送给他的饼干弄的,每一片上都画有他那一天的心情,见他当天的饼干总是一个笑脸,好可爱。

但那天以后,雅文便忙了起来。每天都有高强度的野战训练和急行军等项目。整个星期很难有一天呆在军营的,真想他……无聊的我每天就跑到曾经和他一起呆过的地方,图书馆,湖边,还有他家。

他的卧室有一个盒子,红色的点缀着白色花斑。里面放着她前女友的照片,戒指和信。每一封,每一张照片都仿佛被细心呵护一般,偶然间发现的这一盒子,也在那一刻我的心……碎了。

今年的情人节是自己过的,没想到风会来我家看我,他跟我说是雅文叫他来的,孤单的我再也无法忍受这艰熬般的等待,我把风当作了雅文,与他相拥,与他接吻,与他疯狂的做爱,第二天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忘记,这就是所谓的一夜情吧。

3月1日

“我们分手吧!”

“啊?为什么……?”“雅文,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见面也当作不认识的好!”“你玩男人,我也要玩玩其他女人!”

“雅文……我错了…….别这样,别这样……我只喜欢你。只喜欢你。呜呜呜……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就这样吧……”

9月8日,雅文为国捐躯,那撕彻心底的疼痛,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不会知道什么是爱。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也不会体会到如此刻骨铭心的痛。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萌萌爱你,依旧……

PS:收到雅文君的遗物,只剩下一本日记本,内容如下:

2010年5月2日  昨天与萌分手了,可仍然很想她,仍旧认为她是我的女友,昨天的分别大概已经是永别了。

2010年5月3日  战友告诉我昨夜自己梦里又呼唤萌的名字,还是太想她了。

2010年5月4日  今天在城市占领区执行站岗任务时看见沃尔玛的巨幅笑脸,想起了萌的笑脸,迷死人了。

2010年5月5日  侵略联军抵达防守阵地,子弹在身边呼啸,仿佛死神在身旁狂笑。可我脑子里却只有萌,好象再抱她一次。

2010年5月6日  越来越多的战友死去,我们的生命就像被死神诅咒一样,都会死去,只是不知道在何时。

2010年5月31日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上前线已经一个多月了,血腥的气息弥漫在战场,恶心极了,想起萌做的便当。后悔                   自己当初说吃的太饱了,剩下那么多。现在再给我吃的话,我一定要把它吃完。

2010年6月11日  又过了十天,该死的战争,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呵呵,算了,反正对于身患绝症的我来说,早死晚死都没区别。可我真的不想死,还有好多事没做呢,真的不想死,萌……她现在还好吗?

2010年7月31日  今天学校该早已经放假了吧!她在干什么?看电视?听音乐?还是闷闷不乐?总是不停的猜测她,真想现在陪在她身边,多好的暑假!哎……而我却一天睡战壕。

2010年8月9日  这是特殊的一天,由于我连的英勇表现,全连所有战士及已牺牲的烈士都被追加了十字勋章,这一刻我们为自己感到自豪,超想把这件事告诉萌。也在这天我们相遇了,已经一年了,真快……

2010年9月6日  明天开始终于要开始大反攻了,以前挨打,现在可要好好揍他们一顿了。明天攻打敌人要塞通道,这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从战略上来说……算了,就写到这吧。明天,后天,未来不想了。Meng……现在的我好想你。

“有一天我可能会摘下面具,看着我所扮演的人,嘲笑。”―强尼·理德

在我的记忆里,仍然能清楚的看到这样一个小伙。高挺的鼻梁,深陷的眼睛,一头略卷的金色长发,穿着一条美国淘金热时的牛仔裤,白色衬衫上沾染了煤渣似的污点,上面浸透了他的汗水。闲来无事的他,嘴里总含着一根熄灭的卷烟。与人交谈也不忘抖动一下他嘴唇上的玩物。

他性格风趣,总有另人眼前一亮的举动,我们总是期盼着他像表演时一样给我们带来每一次都不一样的惊奇。

这小伙就是强尼·理德,一个流浪汉,是马戏团投资人帕斯·潘多先生从美洲的哈利法克斯城附近捡到的。他不愿与任何人谈及他的过去,当然也就没人知道这小伙的真实身份了。在提及过去时,强尼都是以一种超乎常理的冷漠来对待,而在说到未来时,他总是讨论舞台上最活跃的一个。

帕斯·潘多先生之所以看上这样一个小伙,也大概是他的信心,对未来的信心,所以让他成为了潘多马戏团的一员,带领他周游美洲与欧洲。首站他们便来到了香水之都巴黎。“这是一个大世界。”强尼对我诉说巴黎时最激动的一句话,我想巴黎对强尼的影响应该很深。一个乡下佬第一次看到了如此之大的世界,一定会接受不了,至少无法接受在同一个地方会住着这么多人。街上的人们是强尼观察的对象,因为他在马戏团,潘多的马戏团是一名小丑。正因这样,他必须学习他人的动作,从中再加之自己的创造,让别人在观看表演时一目了然就知道强尼表演的是谁,是多少的搞笑。强尼说他最先扮演的是一滑稽老头,在演出时不太算成功,不过还是瞒过了观众。可他总觉得自己没入戏,只是一味追求动作的精确与仿真,忽略了内在的表达。之后强尼又扮演了许多人物,法官、商贩、水手、面包师等等。每到一个地区,人们的观态都有所不同。而在随之的一次又一次的演出中,强尼也渐渐体会到了,在动作上的扮演,对于欧洲各国来说只是有微小的差异,一两天的观察便可学会,但在一次表演中最难的则是人物的内心―内心动作。欧洲各国民族心态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由此强尼更刻苦的钻研内心的演技,游览了大量欧洲各国历史,以充分了解各民族的内心精神,从而达到更好的演出效果。这样一来他的演技也变得日益精湛,来看他表演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再局限于大众之间,甚至一些拥有地位的人物也来看他的演出,看他“自己”被强尼演绎。

“我不清楚我是否爱她”当讲到最成功一次演出,利物浦的《失落》演出时,强尼与英国女孩赛拉·拉德的演技震惊了整个北英格兰。在不到两周10场的演出里,场场都能达到一万人之多的壮观场面。这在当时来说是一个奇迹,不单是马戏团的,应该说是整个演艺界的壮举。而我也正是因为观看了这部戏才认识他的。是的,强尼把他的整个心都演进了戏里,送给了赛拉·拉德。他陶醉于赛拉美丽的容貌之中,无法自拔。强尼都已经不知他每天是活在戏里,还是戏里的他活着。那是强尼整个演出生涯的巅峰时期,然而在那之后,他的事业急转直下。我想这原因恐怕还是由于那次类似求婚的交谈。具体的谈话内容我无从得知,但当强尼结束与赛拉·拉德的谈话回来时,看到他沮丧的神情自然一目了然。随后的日子他拒绝出演,整日整日闷在工作室里,不与别人交谈甚至要求别人在他的视野里不准做任何动作。在这段时间里强尼问过我一个问题:“我是谁?”当时我也毫无思索的告诉他:“您是一位伟大的马戏团演员啊!怎么了?强尼先生?” “哦…谢谢你拉德先生。” 我没有意识到这将会是我与一位伟大演员的最后一次对话,在《失落》公演后两个月,强尼死在了自己的工作室里,脸上戴着一张写有“强尼·我”字的纯白色面具。

“他扮演了许多成功的角色,但他却从没有真正扮演过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样的人我不敢相信自己嫁给他会幸福。”我的妻子,赛拉·拉德在许多年后对我这么说,而我觉得有必要记下这一切,强尼的这一切。

“有一天我也可能会戴上自己的面具,看着我自己嘲笑。”―尼强·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