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的两个女人

23/10/2010

My name is H.Reece.

我放下手里的书籍, 一本”the sea, the sea”, 转向看着机舱外的墨尔本夜景. 依旧是那么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飞机缓慢的滑行着靠近墨尔本Tullamarine Airport.

像被使命召唤一样, 这身躯又回到了这熟悉的城市. 1o年前的某一个夜晚, 20岁的我, 提着行李箱来到这个城市, 也让这个城市占据了我大学的记忆. 没有这段记忆, 我也不会碰到墨尔本的两个女人, 两个至今也无法忘记的女人.

Dabria和我同岁, 她是我好友Ziv青梅竹马的玩伴. Ziv两年前, 在暑假时候自杀在自己家的车库里. 自从Ziv死后, Diane和我谈了很多, long, long conversation. 之后每个周末, 我们一起外出, 一起打发时间, 没有她的周末, 我不敢想像是多么的无聊. 在Carlton的晚餐是最有趣的时间, 我们会扮演旁桌的人们, 假设各种对话, 然后哈哈大笑, 引来阵阵异样的目光. 之后的某个周末, 晚餐后我送Dabria回家, 她家就在Lygon St, 一栋很别致的小洋房. 当我抚摸着赞美她的耳垂的时候, 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变的很硬, 一股想占有她的欲望冲进脑子里, 我也能感觉得到, 她也有着某种欲望, 想和我分享这个晚上余下的时光. Dabria的皮肤玉白, 似没有半点杂质, 月光透进来的房间, 她就是一个美丽的女神. 我抱着她的身躯, 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她的声音, 她的姿势, 她的眼神, 她亲吻我的动作. 在她之前, 我也和几个不同的女人做过爱, 却没有那种, 两颗心灵在交合时剧烈碰撞的感觉, 唯有她, 能让我感觉如此强烈,如此真实.

接下来的周末, 按照往常的时间, 我依旧等候着她的出现, 可无论我等多长时间, 她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哪怕一次. 回到学校, 探听到她已经主动申请休学, 时间不定. 接下来的几个周末, 我都是在酒精中度过, 我尝试着去联系她, 去尝试着找份兼职, 却都不能停止想她, 想那个晚上. 反而却是想她更多, 想她更长时间.

3个月后, 我收到她的来信, 信里说不需要回复她, 也不要尝试着去找她, 她会尽快再与我联系.  就短短的几行字, 却像刀一样再割着我的心. 之后, 我有了个新朋友, Wade, 他是属于长相很帅,background和自己头脑都很好的melbourne law school大一新生.  经常带我去PUB. 他也亲身传教了几招和女生搭讪的技巧给我. 很快, 我又和几个女生发生了关系, 但随着次数的增多, 却越难忘掉那个晚上, 却越难忘记她.

直到另外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午餐桌前, 跟我借history lecture的笔记. 她就是Nash, 一个有着细长的腿, 丰满胸部的女男人. ! 首先她的头发, 就是那种很标准的高中生断头, 不仔细看, 从远处判断, 她就是个男的. Nash向我借笔记, 我很乐意就答应了, 同时答应作为报答, 她周六做午饭给我吃. 其次, 她可以说是一个性格开朗过头的女生, 就在借笔记那个周末, 她来到我宿舍接我去她家. 身材火辣的她, 穿着几乎能看见内裤的热裤, 和白色吊带与黑色bra. 每个宿舍门口经过的男人, 眼睛就如被勾住一样, 即使身体在移动, 脸部, 眼睛, 始终保持Nash的方向15秒以上, 她却对此一点也不以为然.

看见我出现在她面前后, 她很欢快的挥舞着手, 大声的问到: “今天我有什么不同呀?” 等靠近了, 我才告诉她:”我不知道.” 她却说:”我穿成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不等我之声, 她接着说道:” 我听说很多男的都会手淫, 特别是住在学生公寓里的男人,” 我心想,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 那, …….我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只是很好奇, 如果你的手淫对象是我会怎么样? 我之前也问过我男友同样的问题, 他却是很生气, 但从我认识你第一眼, 我就知道你不同, 你会为了我, 至少一次, 会把我当作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听完她的话, 顿时没有思绪, 只能勉强答应, 会为了她试一下. 之后, 她就像我女友一样, 举止很亲密的挽着我这样一直到她家. 午餐并没有太丰盛, 却很别致. 在于特殊的地方, 与特殊的人, 特别Nash家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老房子, 2楼是阁楼的地方. 一楼是一家很少人光顾的古董书店. 我带去了红酒, 她为我弹奏了跟随一位名叫Daena的老师学习的钢琴曲, 然后就着样, 我们坐在窗边多出的木沿上, 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喝着红酒, 最后从她那性感的嘴唇里飞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吻.

当我再次出现在墨尔本的天空下, 这些记忆就如海水潮汐一样, 刷新, 唤醒着深心的痛.

Dabria在我大学毕业之前结束了自己, 她终生只爱着Ziv, 即使她第一是和我发生的, 但每次想到这个, 她却难受万分, 我在最后一封她给我的信里知道了这一切. 同时她也说道她要去找她姐姐, Daena, 一个正值黄金时期却自杀的钢琴家. 她想她姐姐了.

Nash, 在大学期间, 始终伴随在我的身边, 可以说我除了像其他男人一样, 对她有性欲, 却没有正真的爱. 我一直在等Dabria,一直在等她的信. Nash的离去, 同样也让我很难过, 很难想像早晨还在厨房忙碌的女人, 当晚上回家时, 去再也不在了踪影, 也没有任何遗留下的字条.

10年后的今天, 再次回到melbourne, 再次回到Lygon. St, Carlton, Swanston St, 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等待一个女人用了10年, 一个女人的等待也持续了10年.

H.Reece. 2020年记.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墨尔本的两个女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