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26/10/2010

我希望这一天它是空白的, 就如往常一样, 吃吃睡睡, 然后去上学.

今天我生病第二天, 也记不住多久之前生过病, 回国有过一次感冒吧. 也可能是巧合, 偏偏你过生日的时候, 我病倒了.

我听过你前几年的生日是怎么过的, 希望今年的你有个开心的生日.

自己快乐了, 才是最重要的.

生日快乐.

有个故事, 想说给你听听.

我这有把你放的钥匙, 你那有我的一个小盒子, 不远, 就在你左拳抬起接近胸口的地方. 钥匙在我这, 你那有我的小盒子, 盒子里装着一颗跳动的心. 4年前, 我说先放你那, 你看, 一放, 4年过去了. 我没有打算收回那个小盒子, 请你也不要收回这把放在我左拳抬起, 贴近胸口地方的钥匙.

V. 真心的祝你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Advertisements

所有的一切, 对你所做的, 所想的, 只要你快乐就好.

你快乐影响我也会快乐, 你不快乐我也会不快乐, 我不快乐你不一定不快乐.

只要你快乐就好. 这所有事……这也就是我对你的爱情.

I wish you are a happy girl whenever.

My name is H.Reece.

我放下手里的书籍, 一本”the sea, the sea”, 转向看着机舱外的墨尔本夜景. 依旧是那么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飞机缓慢的滑行着靠近墨尔本Tullamarine Airport.

像被使命召唤一样, 这身躯又回到了这熟悉的城市. 1o年前的某一个夜晚, 20岁的我, 提着行李箱来到这个城市, 也让这个城市占据了我大学的记忆. 没有这段记忆, 我也不会碰到墨尔本的两个女人, 两个至今也无法忘记的女人.

Dabria和我同岁, 她是我好友Ziv青梅竹马的玩伴. Ziv两年前, 在暑假时候自杀在自己家的车库里. 自从Ziv死后, Diane和我谈了很多, long, long conversation. 之后每个周末, 我们一起外出, 一起打发时间, 没有她的周末, 我不敢想像是多么的无聊. 在Carlton的晚餐是最有趣的时间, 我们会扮演旁桌的人们, 假设各种对话, 然后哈哈大笑, 引来阵阵异样的目光. 之后的某个周末, 晚餐后我送Dabria回家, 她家就在Lygon St, 一栋很别致的小洋房. 当我抚摸着赞美她的耳垂的时候, 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变的很硬, 一股想占有她的欲望冲进脑子里, 我也能感觉得到, 她也有着某种欲望, 想和我分享这个晚上余下的时光. Dabria的皮肤玉白, 似没有半点杂质, 月光透进来的房间, 她就是一个美丽的女神. 我抱着她的身躯, 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她的声音, 她的姿势, 她的眼神, 她亲吻我的动作. 在她之前, 我也和几个不同的女人做过爱, 却没有那种, 两颗心灵在交合时剧烈碰撞的感觉, 唯有她, 能让我感觉如此强烈,如此真实.

接下来的周末, 按照往常的时间, 我依旧等候着她的出现, 可无论我等多长时间, 她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哪怕一次. 回到学校, 探听到她已经主动申请休学, 时间不定. 接下来的几个周末, 我都是在酒精中度过, 我尝试着去联系她, 去尝试着找份兼职, 却都不能停止想她, 想那个晚上. 反而却是想她更多, 想她更长时间.

3个月后, 我收到她的来信, 信里说不需要回复她, 也不要尝试着去找她, 她会尽快再与我联系.  就短短的几行字, 却像刀一样再割着我的心. 之后, 我有了个新朋友, Wade, 他是属于长相很帅,background和自己头脑都很好的melbourne law school大一新生.  经常带我去PUB. 他也亲身传教了几招和女生搭讪的技巧给我. 很快, 我又和几个女生发生了关系, 但随着次数的增多, 却越难忘掉那个晚上, 却越难忘记她.

直到另外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的午餐桌前, 跟我借history lecture的笔记. 她就是Nash, 一个有着细长的腿, 丰满胸部的女男人. ! 首先她的头发, 就是那种很标准的高中生断头, 不仔细看, 从远处判断, 她就是个男的. Nash向我借笔记, 我很乐意就答应了, 同时答应作为报答, 她周六做午饭给我吃. 其次, 她可以说是一个性格开朗过头的女生, 就在借笔记那个周末, 她来到我宿舍接我去她家. 身材火辣的她, 穿着几乎能看见内裤的热裤, 和白色吊带与黑色bra. 每个宿舍门口经过的男人, 眼睛就如被勾住一样, 即使身体在移动, 脸部, 眼睛, 始终保持Nash的方向15秒以上, 她却对此一点也不以为然.

看见我出现在她面前后, 她很欢快的挥舞着手, 大声的问到: “今天我有什么不同呀?” 等靠近了, 我才告诉她:”我不知道.” 她却说:”我穿成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不等我之声, 她接着说道:” 我听说很多男的都会手淫, 特别是住在学生公寓里的男人,” 我心想,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 那, …….我这样, 会成为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只是很好奇, 如果你的手淫对象是我会怎么样? 我之前也问过我男友同样的问题, 他却是很生气, 但从我认识你第一眼, 我就知道你不同, 你会为了我, 至少一次, 会把我当作你的手淫对象吗?” 我听完她的话, 顿时没有思绪, 只能勉强答应, 会为了她试一下. 之后, 她就像我女友一样, 举止很亲密的挽着我这样一直到她家. 午餐并没有太丰盛, 却很别致. 在于特殊的地方, 与特殊的人, 特别Nash家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老房子, 2楼是阁楼的地方. 一楼是一家很少人光顾的古董书店. 我带去了红酒, 她为我弹奏了跟随一位名叫Daena的老师学习的钢琴曲, 然后就着样, 我们坐在窗边多出的木沿上, 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喝着红酒, 最后从她那性感的嘴唇里飞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吻.

当我再次出现在墨尔本的天空下, 这些记忆就如海水潮汐一样, 刷新, 唤醒着深心的痛.

Dabria在我大学毕业之前结束了自己, 她终生只爱着Ziv, 即使她第一是和我发生的, 但每次想到这个, 她却难受万分, 我在最后一封她给我的信里知道了这一切. 同时她也说道她要去找她姐姐, Daena, 一个正值黄金时期却自杀的钢琴家. 她想她姐姐了.

Nash, 在大学期间, 始终伴随在我的身边, 可以说我除了像其他男人一样, 对她有性欲, 却没有正真的爱. 我一直在等Dabria,一直在等她的信. Nash的离去, 同样也让我很难过, 很难想像早晨还在厨房忙碌的女人, 当晚上回家时, 去再也不在了踪影, 也没有任何遗留下的字条.

10年后的今天, 再次回到melbourne, 再次回到Lygon. St, Carlton, Swanston St, 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等待一个女人用了10年, 一个女人的等待也持续了10年.

H.Reece. 2020年记.

我们看着过往的人群, 没有什么能吸引自己的.

我走过的路, 别人也会再走.

转向问自己的时候, 想问生活是什么?

65亿人有不同的生活, 那么多的人苦着, 累着. 生活给了我们什么?

越明白的多, 越觉得生活累.

儿童的欢笑, 我觉得很美, 成人的欢笑, 我觉得好恶心.

生活究竟是什么?

一条路, 我们走在一条有很多岔口的路上, 不管再累再苦, 我们都是像傻子一样的一直往前.

这是生活吗?

Mia.的陈医生

21/10/2010

歌声可以治愈伤痛, 歌声可以刺痛伤痛.

反复听着Mia介绍的陈医生歌曲, 被歌声拉到那个属于陈医生记忆的时代.

老歌里每句熟悉的歌词, 就仿佛是那时自己的心情, 反复反复的回荡着.

那个MP3挂耳, 背着书包, 独自一人听着歌曲回家的人.

越听越痛, 越听越宣泄那失望的痛楚.

悲情的歌曲, 配着熟悉的背影, 这是Mia.的陈医生, 也是我的陈医生.

看海的幻想

18/10/2010


That had been only six months ago, but it felt like something from a much remoter past. Maybe it felt that way because I had thought about it so often –  too often, to the point where it had distorted my sense of time – Haruki Murakami

Naoko就是这样一个女孩, 曾经想和她一起去看海的女孩.

太多的幻想, 会带离我脱离日常的轨道.

像设置剧情小说一样, 设置周围身边的人.

可是我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剧本给自己, 最痛苦无力的, 疲劳的实验着.

疼痛的感觉没有停止过钻痛着我的心灵, 我也希望有一片宁静的森林, 蔚蓝的大海, 和一个牵着手的女孩.

但梦想回到现实, 现实走进梦想, 交替的空间给人是迷茫的选择,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对于幻想, 我选择现实.

完.

 

恶梦

04/10/2010

最近总是很晚睡, 被daylight saving搞的生物钟还没有调过来.

假期快结束了, 还好, 一切又要开始恢复正常, 开始忙碌起来.

不喜欢梦到你, 不喜欢梦到你醒来之后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梦里是欢乐也好, 悲伤也罢. 总之,醒来之后是深深的失落感.

我就是那么伤感的一个人, 因为这世界有你, 而你却在我的记忆里占据了那么多位置.

分割的生活线

01/10/2010

生命的周期, 被线分割.

我试着用各种方式, 为假期的自己解闷.

我看书, 努力写作业, 打游戏, 看电影, 看动画片, 还是憋闷. 现在好了, 24小时没有睡觉的我还保持着很清醒的头脑.

最近突然感觉在把自己的生命分割成不同的几个部分. 用线分割.

小时候, 父母陪伴我, 我正常成长.

上了初中, 离开父母, 开始独自生活, 领悟孤独.

上了高中, 以及决定出国前的那段日子, 颓废+堕落.

在海纳一年的补习英语, 有一次不错的恋爱和喜欢的女孩.

在墨尔本的一年, 玩也玩了, 学也学了, 只是态度没太用功.

在阿德的这几个月, 享受着孤独.

每个被分割线划分的部分, 很少与其他部分有联系.

同学就分初中, 与高中, 再其次是英语补习学校.

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些. 无聊吧.

大清早的周5, 我彻夜未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