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木屋

24/06/2010

我曾经这样幻想过…….

茂密的丛林里, 有个凸点, 凸点上没有树木, 是一块很宽敞的草坪. 站在草坪上, 是可以望到大海, 看到日落的地方.

我用大锤子, 打下一块木桩, 就在这里开始建造自己的小木屋. 我希望有个花园, 所以我围了一圈木栏, 让孩子们能有一个嬉戏的地方, 我希望能有一个能看日落日出的地方, 所以向阳地方, 我全部放上了反光的大玻璃. 没有窗帘, 也就让日出时阳光的温暖打醒我.

我要在后院放上躺椅, 放个火盆, 里面炭火在燃烧. 我喜欢在安静到只能听到木枝燃烧后轻微的爆裂声下, 读书. 有一个壁灯的照明, 一个不时有爆裂声音的火盆暖身, 安静的读会儿书. 这也就是我的小木屋.

不需要有电视, 但一定要有书柜, 不需要有厚实的墙壁, 但一定要能听到树叶随风跳舞的声音. 不需要有多高的房间高度, 但一定要有阳光的斑点撒在屋里的地上. 不需要有壁画和装饰, 但一定要有一块地方是属于朋友和我的照片的.

这也就是我们的小木屋.

人生啊…….

23/06/2010

还有6天也就要返回墨尔本.

回看在墨尔本走过的这一年, 不好形容, 真不好形容.

更看重父亲, 母亲, 也有了一群在墨尔本的挚友.

少年轻狂, 这是唯一能形容自己去年的唯一词汇. 也就一个闯劲, 提着旅行箱就走出了国门.

当登上飞机那一刻, 人生…….也就改变了.

面临的挑战, 心酸的回忆, 过于简单化的思想, 总是在吃亏受苦.

幸好挺了过来, 现在又想回到过去, 回到放学后做完作业, 就跑去院子里面和小伙伴们玩耍.

能回到, 一起放烟火, 期盼农历新年的新衣服, 想吃冰棍, 那个有无所顾虑的年代.

想念人生, 已经不是期望人生.

一切都很好, 只是那些美好的记忆我没有抓牢.

病了

21/06/2010

一天已经24小时没有离开过床了.

头痛的厉害, 上半身酸痛, 没有食欲. 就这样让自己在床上与病魔对抗. 吃了些母亲递过来的药, 那一刻的滋味. 是酸是甜, 都无法描述的出来.

这让自己想起了在墨尔本的两场大病, 没有人的照料, 自己一人躺在床上, 疼痛的呻吟着. 这也就是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唯独睡觉, 躺倒之后什么都不想, 才能减轻自己身上的病痛. 那种没有东西吃, 也没有力气去做饭的时刻, 刻骨铭心.

想想还有9天就要回墨尔本了. 心里不是滋味, 想回去, 也想多陪一陪父母. 也许只有当在中国已经没有丝毫牵挂了, 才会不留念这个生活过18年的地方.

生病继续, 希望明天的太阳能带给我一份健康.

晚安, 我们的世界.

没那么简单

21/06/2010

生活依旧, 没那么简单.

接受着各种差异带来的碰撞, 武汉和南昌之行, 让人感觉到了真正的差距.

路边这样一位女孩, 跟我诉说了她的爱情故事.

往往短暂的火花, 人们却认定它是美丽的.

既然要轰轰烈烈, 何必平平淡淡? 想要的爱情, 取决于你自己. 有所期望, 必然报以美好的愿望, 愿望未达成, 这就只是脑子里那美好的幻想. 没那么简单的爱情.

女孩诉说爱情, 能从心里感觉到她对这份爱情的甜蜜程度, 可往往是甜蜜之处, 却隐藏着伤痛.

平平淡淡的相处, 胜过了轰轰烈烈流星般爱情. 幸福的爱情里, 透露着两人的幼稚. 当认真临听完他们的爱情之后, 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悲伤.

” – 我只是想挽着你的手, 走过每一个夕阳下落的时候.
我只是想摸着你的后背, 保护你到每一个路的尽头.
我只是想在每次抬头寻找你的时候, 你的微笑是那第一个让我心动的景象.
我只是想再多感觉你气息的一秒, 让我在人海群群里, 静心一闻, 便能找出你的味道.
要问爱情有多残酷, 要问它有多么简单. – 随着时间的漂流, 我也一直在寻找答案 – ”

不懂在说写什么, 只是写下一些琐碎的文字, 简单的记录着那 ‘不那么简单’……

未完的结局.

21/06/2010

跑去武汉看朋友,难得的相聚更体现了友谊的珍贵。

往往去的地方很多,越是能感觉到地域之间的不同。武汉,南昌给我留下了许多深刻的印象。这次的相见已经是一年以后的聚会,感觉出了我们的苍老,和世俗的印象。

随着回国时间的增长,日益明显的文化差异在身边发生着碰撞。太久没有回国了,只能以一句类似调慨的语气来解闷。

总会想起‘朋友’那一首歌,久久在脑子里面回荡。

出国一年,对朋友价值性的定会,和真正什么是朋友,有了一点明确的方向。在武汉和南昌我很开心,感谢发财来陪我的这几天。感谢飞机的晚餐和武当临走时的追车送别。

也许太久之后我都会一直记忆起这些细节,也许这些太小的细节会伴随在我身边,随我走过人生的漫漫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