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澳洲都已经快10个月,但碰到足球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上周6,和朋友Neil, Neo, Allen, Nathan, Frank, Jeff去了Monash University的Caufield校区,畅快的踢了一个下午的足球。

事后得出个结论,韩国棒子的体力就是比我们好。两个韩国朋友,Nathan, Frank都是很壮的年轻人。结束的时候,与他们合了影。看的出来,我们都玩的很开心。

感觉是又小了,是回到了高中时代,专心的去踢球,不用为生活的事情操心。大口的吸着氧气,证明自己还活着。流汗,大叫,跑到精疲力尽,最后倒在草地上,望着天空,触摸着草皮。就这样看着夕阳落下。

Nathan这个韩国小伙很好。之后我们一起去吃了我的家乡饭,Nathan也去了。很好,他有了一张单车,每周去棒球俱乐部,真是个为自己在奋斗的小伙。能从他身上学习到或多或少的一点精神。

足球,就像一个人,他总在等你,虽然你会忽略他,但当你去找他的时候,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你对他的感觉,或许更深厚了,或许又是另一番感触了。

就这样吧,美妙的生活,请你继续下去。

PS:最后一张图片是墨尔本某处晚上的街景。

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个复活节。

和上班的同事,Patrick开了4个多小时的车,从墨尔本CBD到The Lakes Entrance。320公里,路上睡了一半的时间,美丽的风景都被浪费了。

Gippsland不可否认,是个如画般安静的小城镇,在那住了一晚,是一个house,大家玩的都很high。

喜欢海洋,碰到大海,就感觉是无边无际的惬意,全身心的放松投入进去。踩着柔软的沙滩,看着小孩们在海边嬉戏,会开心的一笑。疲惫的身躯,终于能在假期得到放松。

去抓了螃蟹,但没有抓到。出了6澳元,买了一个两天的钓鱼执照。

就想永远在这个能听到海浪,感受得到海风的,不宽的街道上走着走着……

假期里还去参加了公司为同事们举办的Staff Party,免费的啤酒和饮料。大家平常都是为别人服务,现在也该让别人为我们服务了。

这样的与朋友们去旅游,和同事们畅谈的感觉,是再好不过。

我用悔恨的双脚,践踏自己的心灵。

无法磨去的印迹,让它得以永生。

记住这一天,儿子夭折的这一天。

都20岁了……

07/04/2010

就这样恍恍惚惚的混到了20岁。

时间总是这样让人们抓不住它的步伐,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恐惧长大。些许年前,都有着“我们还年轻…..”这样的想法,现在看看小一辈,却有一种已经被推上社会的舞台,没有人再去保护你,做错事没有人能真心谅解你的境地。

在痛苦的分裂中,学会成长,学会慢慢去忍受孤单,学会向一些低俗的事情低头,学会忘记童贞的梦想,学会人性中的种种劣点。

20岁的男人一无所有。又让我想起这句话。

生日是愉快的,在国外的第一个生日,谢谢homestay,谢谢朋友们,谢谢AH晚到的祝福。

I’m leaving out of the group ‘Teen’

生日的当晚,我从homestay回来,不到一会儿,Hweeps说YiSheng昏倒了,可能是学习太用功的原因。当时,我正和妈妈在Skype,就跑上去4楼,那时已经过了31号的晚上12点,准确的说是4月1日。结果上去就被他们耍了,但迎来的却是一个大蛋糕,和生日快乐歌。

没有父母在国外的陪伴,也只能靠我的这些朋友。

蛋糕给我的是一种感动。homestay的,friends的,both.

也要谢谢出国给我的各种磨砺,我也是第一次在,4月1日,我生日的当天,还在上班。下午6点上到了2号凌晨1点15分。就这样,生日当天是晚睡,加晚起,再加上晚上上班读过的。

当我在工作休息当中,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的工作餐,看着澳洲不熟悉的星空,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来澳洲后我没有哭过,生日当天我也不能哭。20岁,意味着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20岁,意味着要开始为人生奋斗,20岁,意味着想法的巨大转变,20岁,意味着父母陪伴的时间巨减,20岁,我更珍惜我拥有的一切,会更努力去争取我没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