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ara^nta

08/11/2009

2019年10月9日

雅文,男,181公分,60公斤,东京大学二年级学生,重返校园一星期记下此文。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只在此记录我与女友萌的相遇与相恋。

两个月前,父母在一次车祸中死亡,生活的巨变使孤独的世界向我展开了大门,接受不了如此之大打击的我便请假2个月入住了疗养院。

8月9日,我很清楚记得那一天,特别的一天。父母双亡的我在疗养院里过的是恍惚的生活,可那一天,我遇到了一个“疯”女孩。她,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进入了我的生命,从此未曾离开。

那时并不知道她是得了什么病,只是在被她暴打了一顿之后,我们成了室友。有时候的她很活泼,每当我陷入父母双亡的苦沉之中时,她把我拉回了现实世界。好奇的瞪大眼睛问我怎么了?我也由起初的厌烦然后到抱以微笑,直至最后轻轻捏她的粉嫩小脸。可她有时也真可怕,变的很暴躁,发疯似的乱扔东西。起初两次惊吓的使我无法动弹,呆呆的看着她。后来渐渐熟了,我会抱着她,以阻止她再那样并轻声安慰她。

不过还好,我们每天在一起,这样以后发现我们彼此的“坏毛病”都好了很多,也许我们有相互治疗的特异功能吧!

分离的时候总会有的,很快两个月过去了,“病”也好的差不多了,该走了……惟独没见到她,走吧!打点行装拿上来时的行李,踏出了这弥漫有消毒水气味的房子,阳光抚摩着我,这感觉真好。

啊!不对?……这怎么会把我抱住呢?呼吸不过来了……什么?这味道……

“你要去哪?”

“我?你在问我吗?”

“恩……”

“萌……我要走了,要回东大了,我还得上学呢!”

“东大……哦~厉害嘛!……那走吧!记得努力读书哦!”

真是个怪女人……

呵呵,大学真好,还是个学生,没有必要操心未来,还可以……因为有父母嘛,而我以后可全要靠自己了,加油!雅文!

“喂!愣那干嘛?快换衣服上场了!”

“哦,好的,风”(风,大学认识的队友,我的死党)

哎……真累!回来就得踢比赛,谁叫自己大一时一个冲动就报名参加了足球队。算了,坚持到底吧!

说实话,这是一场平淡的比赛,广岛鹿角虽说职业队很厉害,可这大学联队嘛……那可就是天上的地下了,连来看球的校队球迷也少的可怜。

“雅文,加油!雅文,加油!东大,加油!东大,加油!”

无法忘记的女声:“雅文君……我们交往吧!”

“恩”比赛后的那一天我们第一次扦手漫步在东大的校园里。

原来萌和我是一个学校的。

关于我的女朋友萌,头发修长披肩,脸白皙粉嫩,眼睛大大的,身材还不赖,胸挺大的。哦~拉~,写不下去了,反正很漂亮的样子,是我心仪的那种。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难忘的事情那才是真正美丽的。

我会常常带她逃课,图书馆是我喜欢的地方。很安静的,静之感正是我所喜欢的。听着时钟的滴答声,在这喧嚣的城市也算得上稀有“物种”了。偶尔我们也会去湖边,看着粘在湖面上的光斑若隐若现,而有萌在身边的陪伴,现在的我很幸福。

我的心早已属于你……爱你萌萌

“不要为我担心,我参军是为了打仗的,我要战斗。如果有必要我将战死在疆场上,不过不要因为此而难过因为没有年轻人的牺牲,就不会有战争的胜利。那些珍贵的东西只有通过牺牲才能保全”

2019年12月23日 日本保卫战争爆发

2020年10月8日 二等兵雅文在一次突击任务中为打破敌方的防守炮台,英勇牺牲,年仅22岁。

如果那一天,我不曾和你相遇。那么我将不会拥有那份痛苦,那份悲伤,而又包含泪水的回忆。

然而,若不是遇到你,我也无法体会到这份愉悦,这份心动,这份珍贵,这份温暖而又充满幸福的感受……

萌,女,173公分,53公斤,东京大学一年级学生,因高中毕业与男朋友分手造成心理扭曲,脾气暴躁。介于对其他学生特别男同学已构成生命安全问题,特由学校批假半年,在疗养院接受心理治疗。

在疗养院里我遇到了一个特别让我生气的人,瘦高个子的沉默男生。男生本应该精力十足的,可他一天就像会呼吸的干尸一样在走廊和病房里来回飘荡。我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好心问他,他却总是一样的回答:“无所谓!”这种人就是欠揍,暴打一顿!

渐渐的相处久了发现这人挺不错。首先很留意身边的细节,老是偷偷看我,观察我的每一个动作,西西~^_^他还挺可爱的。

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喜欢他抱着我的感觉,抚摩着我,让我很安心,很幸福。他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告诉他(你在我身边)什么颜色我都喜欢。

在1月8日我生日那天,雅文送给了我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彩虹”

五彩的颜色,配着人工小雨,淋透了我们却无法冰冷我们的心,那时的我是幸福的。(听说当晚雅文在军营里大唱生日快乐歌,结果被罚区站岗)(谢谢雅文)

那是雅文已经接受新兵训练快半个月了,不过我们经常见面。只要学校的课程不紧,我便会做一盒“爱心”便当,送到新兵训练营,亲手递给雅文。雅文也会给我几片小饼干,那是他用我送给他的饼干弄的,每一片上都画有他那一天的心情,见他当天的饼干总是一个笑脸,好可爱。

但那天以后,雅文便忙了起来。每天都有高强度的野战训练和急行军等项目。整个星期很难有一天呆在军营的,真想他……无聊的我每天就跑到曾经和他一起呆过的地方,图书馆,湖边,还有他家。

他的卧室有一个盒子,红色的点缀着白色花斑。里面放着她前女友的照片,戒指和信。每一封,每一张照片都仿佛被细心呵护一般,偶然间发现的这一盒子,也在那一刻我的心……碎了。

今年的情人节是自己过的,没想到风会来我家看我,他跟我说是雅文叫他来的,孤单的我再也无法忍受这艰熬般的等待,我把风当作了雅文,与他相拥,与他接吻,与他疯狂的做爱,第二天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忘记,这就是所谓的一夜情吧。

3月1日

“我们分手吧!”

“啊?为什么……?”“雅文,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见面也当作不认识的好!”“你玩男人,我也要玩玩其他女人!”

“雅文……我错了…….别这样,别这样……我只喜欢你。只喜欢你。呜呜呜……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就这样吧……”

9月8日,雅文为国捐躯,那撕彻心底的疼痛,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不会知道什么是爱。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也不会体会到如此刻骨铭心的痛。如果没有遇见他,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萌萌爱你,依旧……

PS:收到雅文君的遗物,只剩下一本日记本,内容如下:

2010年5月2日  昨天与萌分手了,可仍然很想她,仍旧认为她是我的女友,昨天的分别大概已经是永别了。

2010年5月3日  战友告诉我昨夜自己梦里又呼唤萌的名字,还是太想她了。

2010年5月4日  今天在城市占领区执行站岗任务时看见沃尔玛的巨幅笑脸,想起了萌的笑脸,迷死人了。

2010年5月5日  侵略联军抵达防守阵地,子弹在身边呼啸,仿佛死神在身旁狂笑。可我脑子里却只有萌,好象再抱她一次。

2010年5月6日  越来越多的战友死去,我们的生命就像被死神诅咒一样,都会死去,只是不知道在何时。

2010年5月31日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上前线已经一个多月了,血腥的气息弥漫在战场,恶心极了,想起萌做的便当。后悔                   自己当初说吃的太饱了,剩下那么多。现在再给我吃的话,我一定要把它吃完。

2010年6月11日  又过了十天,该死的战争,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呵呵,算了,反正对于身患绝症的我来说,早死晚死都没区别。可我真的不想死,还有好多事没做呢,真的不想死,萌……她现在还好吗?

2010年7月31日  今天学校该早已经放假了吧!她在干什么?看电视?听音乐?还是闷闷不乐?总是不停的猜测她,真想现在陪在她身边,多好的暑假!哎……而我却一天睡战壕。

2010年8月9日  这是特殊的一天,由于我连的英勇表现,全连所有战士及已牺牲的烈士都被追加了十字勋章,这一刻我们为自己感到自豪,超想把这件事告诉萌。也在这天我们相遇了,已经一年了,真快……

2010年9月6日  明天开始终于要开始大反攻了,以前挨打,现在可要好好揍他们一顿了。明天攻打敌人要塞通道,这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从战略上来说……算了,就写到这吧。明天,后天,未来不想了。Meng……现在的我好想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